主页 > 王中王论坛www27792com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荆轲刺秦王假如成功能阻止秦统一六国吗?但肯定少了一个成语!

发布日期:2019-11-04 12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老龙在本期图文中,将要给大家说一说的是荆轲刺秦王的历史故事,正如本期图文标题假设所说的那样,如果荆轲刺秦王得以成功,能否可以阻止秦统一六国呢?答案似乎是不一定。但可以明确肯定的是中国汉语少了一个成语词汇!够聪明的朋友,您猜得出是哪一个汉语成语吗?

  荆轲,卫人,喜欢读书击剑,喜欢结交贤豪长者。到燕国,与田光要好。田光见荆轲以后自杀,以激励荆轲,还“以死明不泄言”,因太子丹对田光说不要泄露两人所谈重要秘密事。荆轲见太子丹,告田光自杀。太子丹与荆轲互相都很信赖,太子丹很恭敬地对荆轲说,燕国面临紧迫形势,没有力量阻挡秦国进攻,我私自计划,能得天下勇士使秦,活捉秦王,令其全部交出侵地;如不成,刺杀秦王,秦必大乱,各国乘机伐秦,秦必破。荆轲担心不能胜任。太子坚请,荆轲答应。太子封他为上卿,金钱美女,任他所欲。

  过了很久,荆轲没有去秦国的意思。秦军已破赵,虏赵王,兵至燕南部边界,太子催荆轲。荆轲说,空手去见秦王,是很难接近他的。樊于期将军,秦以千金万邑购其头。如果能得樊将军头,与燕督亢地图(今河北涿县、定兴、新城、固安一带)奉献,秦王一定很高兴接见。太子不忍杀樊于期,让荆轲再考虑。

  荆轲私见樊,向他说去刺杀秦王的计划,“可以解燕国之患,而报将军之仇”。樊于期说这是他日夜切齿手捶胸考虑的事,即自杀。太子求得一把天下最好的匕首,以毒药蘸淬(cu,音翠),只要割破皮肤,见血即中毒死。太子派秦舞阳为荆轲副手,秦是有名的勇士。

  荆轲上路,太子和宾客送行,都穿白衣戴白帽,到易水边,祭祖,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而唱歌,送行的人都流泪。荆轲唱曰: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悲歌慷慨,人人怒目发指。

  到咸阳,荆轲送千金给秦王宠臣蒙嘉。蒙嘉说给秦王,燕送来樊于期头和燕督亢地图。秦王大喜,设隆重仪式在咸阳宫接见。

  荆轲捧着装樊于期头的盒子,秦舞阳捧着燕督亢地图匣子,前后走上殿。秦舞阳脸色变了,很是惊恐,大臣们感到奇怪。荆轲回头笑看秦舞阳,上前说:北方蛮夷的贱卑之人,没有见过大王,所以十分害怕,愿大王原谅,让我们能够完成使命。秦王让荆轲把秦舞阳所捧地图拿来,荆轲取图献上。

  秦王慢慢展开地图卷,到卷的最后匕首出现。荆轲非常快地用左手把住王衣袖,右手夺过匕首就往秦王身上刺,未刺到身。秦王猛然一惊,站起来拔剑,衣袖挣断,剑太长,又十分紧急,没有拔出剑。秦王绕着柱子走逃,荆轲紧追。大臣们惊慌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秦国的法律规定,臣子在殿上不得拿任何武器,侍卫持兵器都站在殿下,没有秦王的命令不得上殿。这时有人上前与荆轲徒手搏斗,御医夏无且以药囊击荆轲。

  直到有人喊,“大王快把剑鞘推到背上!”秦王恍然大悟,剑鞘推到背上即拔出剑向荆轲砍去,砍断荆的左腿。荆轲倒下,把匕首向秦王掷去,没有击中,扎在柱子上。秦王再砍荆轲,伤八处。荆轲倚柱而笑,盘腿而骂。左右的人上前砍死荆轲。

  秦王大怒,命令增加兵力伐燕,拔燕都蓟城。燕王喜、太子丹走辽东,秦军追击,燕王杀太子丹,献首级给秦。4年后,秦军攻辽东,虏燕王喜,燕灭。

  荆轲刺秦王,发生在秦灭六国大进军的过程中,这时秦统一中国的局势已明朗,燕太子丹和荆轲想以刺杀秦王的行动阻止秦统一中国,这种举动是徒劳的。如果刺杀成功,秦国另一人上台,局势可能有微妙变化,但秦国最后统一中国的趋势是不能改变的,因为历史的发展不是以秦始皇一个人的存在与否为转移的。

  由于历史上骂秦始皇为暴君,荆轲也就被誉为义侠勇士。今天我们看来,这故事是秦灭六国过程的一个有声有色的插曲,荆轲的行动并不可取。“图窃匕首见”的成语,就是出自这个故事。老龙最后要说的是历史没有如果。您对此有什么想法呢?

  太子丹恐惧,乃请荆卿曰:“秦兵旦暮渡易水,则虽欲长侍足下,岂可得哉?”荆卿曰:“微太子言,臣愿得谒之,今行而无信,则秦未可亲也。夫今樊将军,秦王购之金千斤,邑万家。诚能得樊将军首,与燕督亢之地图献秦王,秦王必说见臣,臣乃得有以报太子。”太子曰:“樊将军以穷困来归丹,丹不忍以己之私,而伤长者之意,愿足下更虑之!”

  荆轲知太子不忍,乃遂私见樊於期,曰:“秦之遇将军,可谓深矣。父母宗族,皆为戮没。今闻购将军之首,金千斤,邑万家,将奈何?”樊将军仰天太息流涕曰:“吾每念,常痛于骨髓,顾计不知所出耳!”轲曰:“今有一言,可以解燕国之患,而报将军之仇者,何如?”樊於期乃前曰:“为之奈何?”荆轲曰:“愿得将军之首以献秦,秦王必喜而善见臣。臣左手把其袖,而右手揕其胸,然则将军之仇报,而燕国见陵之耻除矣。将军岂有意乎?”樊於期偏袒扼腕而进曰:“此臣日夜切齿拊心也,乃今得闻教!”遂自刎。

  太子闻之,驰往,伏尸而哭,极哀。既已,无可奈何,乃遂收盛樊於期之首,函封之。

  于是太子预求天下之利匕首,得赵人徐夫人之匕首,取之百金,使工以药淬之。以试人,血濡缕,人无不立死者。乃为装遣荆轲。

  顷之未发,太子迟之,疑其有改悔,乃复请之曰:“日以尽矣,荆卿岂无意哉?丹请先遣秦武阳!”荆轲怒,叱太子曰:“今日往而不反者,竖子也!今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,仆所以留者,待吾客与俱。今太子迟之,请辞决矣!”遂发。

  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,皆白衣冠以送之。至易水上,既祖,取道。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而歌,为变徵之声,士皆垂泪涕泣。又前而为歌曰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复为慷慨羽声,士皆瞋目,发尽上指冠。于是荆轲遂就车而去,终已不顾。

  嘉为先言于秦王曰:“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,不敢兴兵以拒大王,愿举国为内臣,比诸侯之列,给贡职如郡县,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。恐惧不敢自陈,谨斩樊於期头,及献燕之督亢之地图,函封,燕王拜送于庭,使使以闻大王。唯大王命之。”

  荆轲奉樊於期头函,而秦武阳奉地图匣,以次进。至陛下,秦武阳色变振恐,群臣怪之,荆轲顾笑武阳,前为谢曰:“北蛮夷之鄙人,未尝见天子,故振慑,愿大王少假借之,使毕使于前。”秦王谓轲曰:“起,取武阳所持图!”

  轲既取图奉之,发图,图穷而匕首见。因左手把秦王之袖,而右手持匕首揕之。未至身,秦王惊,自引而起,绝袖。拔剑,剑长,操其室。时恐急,剑坚,故不可立拔。

  荆轲逐秦王,秦王还柱而走。群臣惊愕,卒起不意,尽失其度。而秦法,群臣侍殿上者,不得持尺兵;诸郎中执兵,皆陈殿下,非有诏不得上。方急时,不及召下兵,以故荆轲逐秦王,而卒惶急无以击轲,而乃以手共搏之。

  是时,侍医夏无且以其所奉药囊提轲。秦王方还柱走,卒惶急不知所为。左右乃曰:“王负剑!王负剑!”遂拔以击荆轲,断其左股。荆轲废,乃引其匕首提秦王,不中,中柱。秦王复击轲,被八创。

  轲自知事不就,倚柱而笑,箕踞以骂曰:“事所以不成者,乃欲以生劫之,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。”